主页 > 新闻资讯 > 科大讯飞之惑:遭质疑股价大跌 盈利跑不过市值
2014年05月21日

科大讯飞之惑:遭质疑股价大跌 盈利跑不过市值

时代周报记者 王媛 发自深圳

短短一个月,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讯飞已连遭流弹,负面缠身。

先是一篇声讨科大讯飞以同声传译人员翻译的文稿冒充AI成果的文章走红网络,将科大讯飞推入 AI造假 的质疑声中。随后科大讯飞又被央视曝光了非法侵占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建设培训基地为名开发房地产的一则 猛料 。

面对AI造假门,科大讯飞回应称,文章作者将 讯飞听见 的转写功能误会成 机器同传 ,公司并不存在造假行为。

而被贴上染指房地产标签的科大讯飞,面对 涉嫌违规侵占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以高科技招牌开发房地产 等质疑,公开辟谣称,科大讯飞观塘基地为IT产业研发中心,非地产项目,其入驻前对开发区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并不知情,目前已停止该中心运营;以及不会利用土地进行资产运作。

科大讯飞的火速澄清显然并未能挽回投资者的信任票。10月16日这一天,科大讯飞被2万手卖单按在跌停板,收盘价为20.3元,市值为425亿元人民币,相较去年11月份市值的最高点976亿元,蒸发了超过550亿元。

舆论风波或许只是诱因,作为国内人工智能第一股的明星公司,科大讯飞盈利能力已被外界诟病许久。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故事为何会深陷 只增收不增利 的尴尬迷局?全球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人工智能产业,面对多方围剿,科大讯飞如何突围?究竟是凛冬将至,还是即将迎来业绩拐点?

高管急增持

随着 造假门 拿地门 相继袭来,以及市值在过去一年中狂泄不止,再一次引发了外界对于科大讯飞业务及前景的质疑。科大讯飞选择掏出另一张王牌。

10月16日和17日接连两晚,科大讯飞相继发布了董事长兼总裁刘庆峰,以及全体高管自筹资金提前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拟增持股份的规模合计不低于2500万元,其中刘庆峰的增持计划为不低于1200万元。

据记者了解,刘庆峰目前持有1.58亿股,持股比例为7.5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其自公司上市以来,只登陆过三次证券账户,亦从未减持过一分钱公司股票。

根据公告,此次增持高管名单主要有科大讯飞董事、副总裁陈涛、吴晓如、胡郁、聂小林,董事会秘书、副总裁江涛,副总裁杜兰、段大为,财务总监张少兵,其中,陈涛、吴晓如、胡郁计划各增持200万元,聂小林、江涛、段大为、张少兵计划各增持150万元,杜兰计划增持100万元,合计13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仅仅在4天前的10月13日,科大讯飞曾公告称,鉴于目前二级市场的情况,董事陈涛、吴晓如、胡郁,监事李俊、董雪燕,财务总监张少兵等6人取消了在今年4月就预披露的减持计划,其中四人则直接由减持改为增持。

而据时代周报记者据了解,实际上此前的高管减持计划亦是事出有因。

2013年4月,科大讯飞非公开发行股份,陈涛、吴晓如、胡郁分别贷款3000万元用于认购科大讯飞非公开发行股份,贷款年利率7%,贷款期限五年。上述贷款已于2018年3月30日期满,每人需要支付贷款本息逾4000万元。由于股票交易税费率为17%,为满足偿还贷款需求,每人对应资金需求约5000万元。因此需要减持科大讯飞的股份。

日前科大讯飞董秘曾在互动易上表示,科大讯飞上市10年来,董事长刘庆峰从未减持过一股公司股票;总监以上高管没有一人离职,正是基于共同的产业理想及对讯飞未来发展的信心。

问题是,全体高管自筹资金甚至借款增持,能拯救流年不利的科大讯飞吗?这个昔日的AI第一明星股要如何证明自己仍是那只美丽的白天鹅?

上半年利润承压

科大讯飞2018年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32.10亿元,同比增长52.68%,实现归母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21.74%,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019.9万元,同比下降74.39%,

从财报上看,研发与销售费用高企,直接导致科大讯飞上半年利润承压。

财报指出,上半年科大讯飞继续加大研发、生态体系构建及教育、政法、医疗、智慧城市等各重点赛道的市场布局投入,员工规模较上年同期增长近3500人,新增人员带来当期薪酬、费用的提升。因此,上半年新增研发费用2.29亿元,研发费用总额达5.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3.84%;销售费用增至7.3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高达77.10%。

此外,讯飞上半年现金流量净额为负8.2亿元,应收账款增至33.19亿元,较期初增长30.05%。

与此同时,上半年政府补助大幅增加,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1.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88.52%。

一位从事基金工作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科大讯飞目前净资产收益率基本与银行定期存款利率持平,而且还是在通过举债经营存在财务杠杆的情况下取得的,另外非经营性损益比例大,这意味着造血能力不足。

实际上随着人工智能概念的爆发,以及科大讯飞的飞速增长,围绕科大讯飞的质疑就从未间断过。而外界对于科大讯飞的质疑主要正是针对其盈利能力。

早在去年,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就曾发文质疑称,科大讯飞是一家股市上的大公司,财报上的小公司,快速增长但盈利含金量不高,撑不起八九百亿元的高市值。

科大讯飞财报显示,自2008年上市以来,自年总营收从2.58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54亿元,年归母净利润则从当年的0.7亿元,增长到去年的4.3亿元。10年间净利润增长了20倍,净利润则仅增长了5倍,净利润增长远没有总营收那么快。与此同时,净利润的年增长率亦呈现逐年放缓的趋势,从2008年至今,净利润年增长率分别为30%、15%、26%、31%、38%、53%、36%、12%、14%以及-10%。

而从非经常性损益来看,科大讯飞2012 2017年收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1亿元、1.47亿元、1.67亿元、1.80亿元、4684万元,占净利润比分别为40.06%、38.81%、39.32%、37.21%、10.78%。一直以来,外界亦对科大讯飞靠政府补助增色业绩的问题显得疑虑重重。

对此,科大讯飞日前亦发公告对外表示,上市10年来,实现营收166.37亿元,确认政府补助收入9.72亿元,扣除退税收入后,政府补助占营业收入比重为3.89%,2017年、2018年上半年比重分别为1.42%和2.74%,不存在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在平安证券分析师闫磊看来,科大讯飞未来的经营风险主要还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竞争加剧,讯飞以人工智能技术及应用作为核心业务,这也是当前的产业热点,BAT等巨头以及众多创业公司都在此领域加大投入,重点布局,未来市场竞争加剧可能影响公司业绩。

其次,技术进展不及预期。作为革命性的前沿新兴技术,人工智能的技术水平仍远未成熟,如技术进步不及预期,公司高额的研发投入则可能形成损失;另一方面,便是技术落地进度缓慢。由于人工智能技术要产生商业价值,仍需依靠合适的应用场景以落地,如因市场接受度低或其他因素导致落地进展缓慢,也将对公司经营造成压力。

一位曾在国内千亿级企业担任研究院院长的专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科大讯飞为何能成为一代 妖股 ,是因为投资人看中其潜在市场价值。现阶段AI语音市场科大讯飞、百度、思必驰、云知声四家角逐,科大讯飞是首屈一指的。国内不可能开放亚马逊、谷歌等巨头进来,科大讯飞就显得很有投资价值了,如同缺失谷歌的中国搜索市的霸主必然会是百度。

尤其在中文方言识别方面,这是个国外企业不准介入的市场,即使外国企业研究方言这个领域,也找不到应用标的。因此科大讯飞目前在语音的实力和竞争力很强。 而现阶段,例如 名气大于盈利 等质疑,在上述专家看来,一定程度上也是这类目前没有参照对象的前沿科技公司的必经之路。

红利窗口将打开?

目前,科大讯飞坚持的是 平台+赛道 的业务发展战略,平台就是科大讯飞把人工智能相关的核心能力,无论是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义理解、人脸识别等相关能力,以开放平台的方式共享给全社会; 赛道 上,则是在教育、司法、医疗、智慧城市、智能服务、智能车载等行业领域持续发力,打造盈利来源和金牛业务根据地。

实际上,一直以来,科大讯飞业务中2B业务占据大头。而从上半年来看,其C端业务实现营收10.84亿元,同比增幅为129.69%,在营收中占比达到33.76%。

科大讯飞的2C业务主要包括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讯飞开放平台、智能硬件、教育领域面向家庭端收费的智学网。多项经营指标亦显示科大讯飞的2C业务拓展顺利。如讯飞输入法总下载用户已超6亿,活跃用户超1.3亿;讯飞翻译机2.0上市2个月销量超10万台,用户服务覆盖145个国家。其他业务经营数据方面,开放平台开发者数量达80万,日均服务次数达46亿次,相比2017年末51.8万及40亿次均明显上升;教育业务中标合同额同比增长94%,讯飞智慧教育产品覆盖全国15000余所学校,深度用户超过1500万:汽车领域业务中,前装市场新增装车量近200万台,累计装车量超过1200万台等等。

目前,人工智能现在已经进入了应用落地的关键窗口期,全球范围内不管是IT巨头还是创业公司都在进行高强度的投入。科大讯飞如何面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激烈竞争?

江涛直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保持核心技术的领先优势。目前,科大讯飞拥有国际领先的源头技术,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代表了世界最高水平。

今年上半年,科大讯飞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25%,连续6年研发投入超过20%。 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一点都不能松懈,一个瞌睡都不能打,必须非常快地往前跑,一旦跑慢一点,我们的同行可能就会超越我们,我们的团队、研究院的每位科学家都有这种紧迫感,所以该投入的还是要持续加大投入。

江涛预计,随着营业收入的快速增长,净利润将日益形成良好的匹配,预计未来两年将会出现收入、毛利、利润同步增长的势头。

有意思的是,科大讯飞凭借在AI上的技术优势和龙头地位,算得上是A股的稀缺标的,但其却并不是机构投资者的宠儿,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很少出现机构投资者的身影。机构对讯飞的合理估值显得有所疑虑。截至今年6月底,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比例大约为10%。

董事会秘书、副总裁江涛在近日的一次调研中则表态道,不少基金经理都曾表态道现在不能提供一个合理的模型来体现科大讯飞的估值,所以机构投资会比较烦恼,而科大讯飞是在做创新型的事情,在一个新开辟的市场,没有太多同行可以参照,所以对于很多需要走严谨流程的公募基金来说比较难以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