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数据 > 中医外科治疗糖尿病足 截肢率可达世界最低
2014年05月21日

中医外科治疗糖尿病足 截肢率可达世界最低

中医外科治疗糖尿病足 截肢率可达世界最低 中医外科治疗糖尿病足 截肢率可达世界最低 64岁的何先生,左腿糖尿病足广泛坏死,造成全身严重器官衰竭并昏迷,被就诊的医院宣判“死刑”。妻子不忍,带他来到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东院中医血管外科,苦苦哀求主任柳国斌。柳国斌教授师从我国著名中医外科大家奚九一教授,从事中医外科周围血管病专业20余年,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他动员科室力量和全院专家会诊,每天3人轮流给何先生换药,仅消毒药水和敷料用量就是普通病人的10多倍。在20多位医生的精心治疗下,何先生3个月后恢复意识,6个月后坏死的左腿逐渐长出新肉,全身器官也逐渐恢复功能,1年后顺利出院,得到了“重生”。

糖尿病足不容小觑

糖尿病足,又称糖尿病肢端坏疽。简单地讲,就是糖尿病引起的一种难治性的慢性并发症,可导致下肢感染、溃疡形成和(或)深部组织的破坏,以病程长、高心理负担、高经济负担、高致残率为特点。

柳国斌告诉记者,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糖尿病的发病率显著提升,目前我国糖尿病患者超1亿,庞大的患病人群背后意味着大量的糖尿病足潜在患者。数据显示,5年后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足发病率是12.4%-25%,5年后糖尿病足的截肢率达28.2%~30%。5年后,截肢的糖尿病足患者死亡率为40%,可见糖尿病足危害之大。

糖尿病足患者,最怕的就是截肢。据不完全统计,在欧美,糖尿病足的截肢率是45%,日本为52.4%,新加坡为27.2% ,而在我国,截肢率平均为21.8%。而利用中医药治疗,截肢率只有7.3%。可以说,中医药对于治疗糖尿病足,具有西医无法比拟的优势。柳国斌说,许多病人不愿截肢,宁可死也要留个完整的躯体。失去腿脚,不仅对生活和家庭造成巨大影响,患者的心理负担也是不可估量的。因此,作为中医外科的医生,在保命的前提下,要为患者尽可能地保住双足,这也成为他从医多年来的使命。

中医优势填补西医空白

柳国斌在湖北中医药大学和上海中医药大学完成硕士及博士学位,他拜“奚氏清法奠基人、周围脉管病泰斗”奚九一教授门下,毕业先后到北京、唐山等地工作,在业内已相当有名气。上海曙光医院东院成立之际,柳国斌作为人才引进又回到上海。作为奚九一的得意门生,柳国斌多年来将恩师的经验融会贯通,临床疗效十分可观。

柳国斌介绍,奚九一在长期临床实践和研究中发现,糖尿病足除神经变性、缺血、感染这三大因素外,还有一种肌腱变性坏死症(筋疽),如果能早期发现,早期治疗,可以大大降低截肢率。以新思路清法治疗糖尿病足筋疽,使得截肢率降低到4%以下。该临床研究成果“奚氏清法”获得了原卫生部的科技进步奖。

“糖尿病足患者很多属于社会底层,由于照顾不周、用药不谨慎、卫生状况差等原因,造成肢端坏疽,状况堪忧,治疗棘手。”柳国斌说,中医有自己的科学理论体系和治疗方法。“当西医还在考虑血管手术、建立通路,或是靠截肢维持生命时,中医可利用自身经验,保住性命,也保住病足。”他希望通过扭转大众观念,不要一提糖尿病足就想到“截肢”二字。实际上,中医对糖尿病足的治疗优异成果,已填补了西方医学上的空白。

继承发扬恩师学术思想

除了继承奚老的学术思想,柳国斌还在临床经验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创新理论。“中医讲究整体观,人是一个整体,而疮口和疮口周边也是一个整体,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小整体’。”在小整体的基础上,柳国斌提出了“安外攘内”的治疗原则。他进一步解释,如果把疮面周边叫做外,那就不能攘,只能是安;把疮面叫做内,那就不能安,只能是攘。外,是指疮面周边,是一个正邪分争之地,正胜邪退则安然。内,是指疮面,为筋腐肉烂之所,腐去肉生则愈合。也就是说,只有把创面周围悉心照料、安顿好,才不会进一步扩大创面的腐烂,也为创面的愈合争取更多时间。

同时,在奚九一的理论指导下,柳国斌带领团队经过近十年的研究,研发出一款紫朱软膏,优化了奚老的经典用药方案,把毒性较大的成分替换成毒性相对较小的成分,不仅控制糖尿病足坏疽发展、促进疮面肉芽生长、加快坏疽疮面愈合,还让药物的毒副作用进一步减小。

韩强是柳国斌的博士生,他说,柳主任常告诫大家,选择了中医血管外科,就是要不怕脏、不怕臭、不怕累。糖尿病肢端坏疽的患者,来时足部坏死厉害,触目惊心,不可下地行走,打开伤口,诊室瞬间飘满恶臭,而且曙光医院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症情大多严重,都是辗转各家医院无果再来这里求治的。“对患者来说,我们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医生,无论怎样都是不可以嫌弃病人的。”

为患者检查伤口,柳国斌也亲力亲为。他强调认真查体,通过医生的双手摸、眼睛看,可以获悉患者患肢的状况,才能准确判断,治疗方案才会有效。

推动糖尿病足的中医外科治疗规范化

柳国斌说,换药是一门技术活,关乎患者的治疗效果。实际上,在我国糖尿病足的截肢率,地区差异也比较显著,高可以到25%左右,低可以到1%左右。其主要原因就是中医药,包括各种中医外科技术缺乏规范。同一种药,同一个病人,不同的医生来换药,效果竟然不同。在跟随奚九一的这些年里,柳国斌就一直在思考其中的原因。

为此,柳国斌带领团队着手制定了涉及糖尿病足的9种中医外科技术操作规范流程。该规范为全国首创,重点在于中医外治技术的规范性、普适性和国际性,而中医外用药物则强调其安全性、可控性和明确性。每一步操作,都有详细要求和流程图。

以中药填充术的流程图为例,柳国斌认为这是最难,也是最有价值的流程图之一。团队历时6年才完成。给患者换药时,必须掌握药量和压力两个关键点。具体来说,炎症坏死期,药量最多,压力最大,以祛腐为主;肉芽生长期,是药量适中,压力适中,以长肉为主;疤痕长皮期是药量最少,压力最轻,以长皮为主。药量的多少和压力的大小,决定了药效的不同。由此可见,中医外科是将传统的中药与技术进行有机结合的典范。其相关研究成果,也于不久前获得了2018年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